• manbetx万博苹果app
  • 万博app安卓版本下载二维码
  • 法官文学
  •   当前位置:首页 >> 万博app获取验证码失败 >> 法官文学 >> 正文   

    天涯情缘

    发布时间: 2015-04-22 11:17:09   作者:高琼芳   来源: 本站原创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苏东坡回到镇江,游金山寺时,写《自题金山画像》一诗,抒写自己一生的贬谪生涯,题曰:“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儋州,地处海南岛西北部,东邻临高、澄迈县,南至西南交白沙、昌江县,东南与琼中县接壤,西北濒临北部湾。绍圣四年七月二日,苏东坡来到儋州。

        东坡一生遭贬,可是从未如此强烈地感觉到这次被贬儋州的孤独和寂寥。偌大的一个琼州海峡硬是把海南岛和大陆隔离开来,也把东坡和他的家人朋友们分开了,使得东坡只能独处一隅。这一隅就是我们常称之为“天涯”的地方,是“天之涯,海之角”,东坡称之为“天末”。此次被贬,东坡是以“琼州别驾”的虚衔赴命儋州的。62岁的东坡,已是两鬓斑白的老者了,哪经得起此番过海时惊涛骇浪的冲击。在茫茫的大海上,他觉得自己就像一片落叶,无助地飘荡着。一路风雨飘摇后,终于在琼州上了岸。东坡面对的是一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也许,这就是他人生最后的驿站了。东坡毕竟还是一个生性豪爽、心胸豁达之人,在来海南途中,他写一首诗给弟弟苏辙,诗中最后两句是“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可见,他没有执着一端,而是随缘任命,脚踏在哪块土地上,就把它当作身在家乡一样。

        东坡赴儋州途中,经过现在的临高。据说还有人把东坡去过的村子取名为“苏来村”,以此纪念这位大师。刚到达儋州,东坡过着“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的艰苦生活。他身为琼州别驾,俸禄是非常微薄的。东坡是个好酒之人,可是到了儋州,也只能“尽卖酒器,以供衣食”。热情善良的当地百姓,纷纷为东坡送来食物和衣物。正是有了他们的帮助,东坡才能在异乡感受到生活的温暖和情意。东坡在儋州还结识了黎子云兄弟,从而消解了不少内心的孤独和苦闷。他与张中一起访问他们,乐而忘返:“城东两黎子,室迩人自远。呼我钓其池,人鱼两忘返”。为了方便大家经常聚会,于是他们凑钱建了一屋舍,东坡名其屋曰:“载酒堂”。东坡曾作诗描绘“载酒堂”,“临池作虚堂,雨急瓦声新。客来有美载,果熟多幽欣,丹荔破玉肤,黄柑溢芳津。”从中看得出东坡在这样一群友人的陪伴下,喝着朋友带来的美酒,吃着当地新鲜的水果,是何等的怡然自得、惬意畅然。

         同时,东坡也时刻关心民众疾苦,他了解到儋州很多百姓都是取咸滩积水引用,以致常年患病,于是他自带乡民挖了一口井,取水饮用,疾病便少了许多。后来,人们把那口井命名为“东坡井”,以此纪念他的功绩。东坡对儋州百姓的贫困也有所思考,他积极鼓励当地人努力从事农业耕种,摒弃游手好闲的恶习。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霜降稻实,千箱一轨。大作尔社,一醉醇美”,只有通过辛勤的劳动,才能丰衣足食,才能获得幸福享受。

        相传东坡谪居海南之前,海南还没有人考取进士。东坡在载酒堂上讲课传学,使之当地求学风气空前盛行。继儋人符确成为海南历史上第一个进士后,“业精而行成,登巍料腾抚壮者继踵而出”。 东坡对当地教育所作的贡献,历代传颂,影响深远,现在的“东坡学校”,就是见证。前不久,儋州市第二中学表演的舞蹈《东坡传学》,代表海南省参加在上海举行的“第三届全国中小学生文艺展演”荣获一等奖,这既表达了儋州人对东坡在海南传播文化的深深谢意,也说明了在海南之外的大陆人,也同样对这位被贬海南却仍然不忘传承中原文化的大师,有着浓浓的敬意。    

        三年后,东坡接到了内迁廉州的诏命,此时,他已经65岁了。东坡要离开儋州了,他习惯称之为“北归”。这位满头白发的文坛巨人,又漂泊在北归的路上了。在过琼州海峡的时候,东坡写下了着名的“渡海诗”:“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南荒生活三年, 东坡毫不悔恨, 他已经和海南结下了深深的情缘。“兹游奇绝冠平生”一语, 表达了他的心声,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年,可是在东坡一生当中却留下了永远刻骨铭心的记忆。他北归过润州时,有人问他:“海南风土,情如何”?他回答:“风土极善,人情不恶”。东坡在儋州,为移风易俗所做的努力,取得了一定成果,东坡遗风世代相传。儋州人受东坡影响,作诗风气大盛。社会上普遍重视学文化、讲礼仪。直到今天,逢年过节,贺喜迎新,联诗唱和之风遍及儋州。

        在海南,有两处纪念苏东坡的胜地,一是海口与五公祠紧紧相连的苏公祠,一是位于儋州中和镇的东坡书院。东坡祠是苏东坡前往儋州及北归路过住宿的地方,东坡书院则是被贬儋州住了三年的胜地,有“天南名胜”之称,为国内外诸多名流学者所瞩目。这位在天涯守望了三年的大师,给海南留下的将是永久的文化遗产,值得我们永远地去探索和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