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政案件
  • 民商案件
  • 刑事案件
  • 执行案件
  •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速递 >> 民商案件 >> 正文   

    交通法庭成功调结一起三宗交通肇事案

    发布时间: 2015-05-21 09:45:08   作者:赵刚   来源: 本站原创

     

        近日,交通法庭成功调解一起三宗交通肇事赔偿案,肇事方车主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两个受伤人员共计50多万元。车主及肇事司机向死者家属表示道歉,死者家属对肇事司机表示谅解。三宗一触即发的交通肇事案件就在法庭干警们的和风细雨的调解下双方握手言和,化干戈为玉帛,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2014年2月10日,司机冯某侬驾驶重型自卸货车从儋州市大成镇往王五镇方向行驶,途经白洋线57公里处时,因冯某侬驾车会车占道,与何某熊驾驶搭载王某轩、王某然的小型轿车相撞,造成王某然死亡,何某熊、王某轩受伤,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

        被告谢某坚系重型自卸货车车主,冯某侬系被告谢某坚雇用的司机。王某然系原告王某均、蔡某梅的儿子,系原告王某轩的孙子。何某熊、王某轩住院期间,谢某坚已付了医疗费40000多元。

        2014年2月17日,儋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认定冯某侬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何某熊、王某轩、王某然无事故责任。

        失去儿子的王某均、蔡某梅十分痛苦,多次上访未果。今年3月起多次向我庭咨询,了解赔偿范围和标准,我庭也曾主持过二次调解诉前调解。此案双方争议的焦点:因受害人系农业人口,父母在八一总场生活多年,是否能按城镇居民赔偿标准计算;王某轩从事屠宰生意,他的误工费参照什么赔偿标准;保险理赔上的死亡残疾赔偿是否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因双方对死亡赔偿数额差距大,无法达成调解协议,调解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2014年5月5日,在原告将要起诉时,本庭再次主持调解,在“面对面”的调解时,办案人员向双方明确指出,死者父母在八一总场居住生活多年,死亡赔偿金应按城镇居民赔偿标准计算;王某轩从事屠宰生意,其误工费赔偿标准可按批发和零售业赔偿标准计算;保险理赔上的死亡残疾赔偿在法理上不应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但车主认为死者父母要求赔偿48万多元及王亚轩要求赔偿各种损失8万元过高,不予赔偿。为了打破调解的僵局,办案人员又采取“背靠背”的调解方式,一方面向被告释明法律关系,讲明诉讼风险,让其明白一旦法院判决会考虑到赔偿精神损害赔偿的事项,判决结果对他产生的不利后果,再说,赔偿款多少都也无法挽回人的生命;另一方面对原告开展思想工作,交通事故是意外不是故意的,失去孩子是父母永远的伤痛,是没有药物来治好的。但人死不能复生,赔偿好只能是抚慰,本案如调解不成法院最后判决了也不容易得到赔偿款,理由是肇事司机是雇用的,现已被关押,以后会被公诉、判刑,且家庭因难;肇事车辆登记下的车辆所有权人与实际占有人不是同一个人,如被告方如有抵触情绪,赔偿款是难以拿到的,当前我国法院系统的“执行难”就是例子……。原、被告纷纷被办案人员辩法析理说法说理所打动,表示听从法官安排,接着,办案人员趁热打铁,再次通过“面对面”的调解方式,不断缩小双方差距。经不懈加班加点努力,越至当天中午2时,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被告谢某武同意当天一次性赔偿王某均、蔡某梅丧葬费、死亡赔偿金44万元;当天一次性赔偿王亚轩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费用18000元。

        接着,办案人员马不停蹄,又对此事故的司机何某熊受伤一案进行调解,经办案人员数次耐心的调解工作,功夫不有心人,最后促成谢某武一次性赔偿何美熊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车辆停运损失费等费用共40000多元。

        一起三宗一触即发的交通肇事案件终于得到了圆满解决。一年多来,儋州法院交通巡回法庭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践行“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的工作主题,以人为本,便捷高效,与交警联动调解,快速理赔,案结事了,共调结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死亡、伤残赔偿案件111宗,受害人家属得到死亡赔偿金高达2945万元的赔偿。交通事故巡回法庭化解大量的社会矛盾纠纷,消除社会治安隐患,嬴得了当事人的赞誉和相关部门的好评,促进了儋州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